Saturday, April 05, 2008

張敬軒演唱會

貪吃的人遲到了,進場時剛好開場,不用白等。

當我們仨趕著進場在勁走時,從螢光棒兜售人堆中忽然殺出一個男子,問:「你地有冇飛多呀?」那男子大概以為我們單數人數會有票多出來吧......

作為一個非張粉,其實整個演唱會於我來說是有點悶的。其實他唱歌是唱得不錯的,由頭唱到尾也沒有不夠氣的情況出現(他唱人家的歌也唱得比原唱者好)﹔舞台效果亦很好,Hins一出場是那套紅衫紅褲紅咪高峰、唱春夏秋冬時的紅鋼琴和紅mic stand、中間部分會升起的四面台等等等等都令人十分驚喜。

覺悶的原因是,一來是我沒有事前溫書,歌不熟投入感就是會差一點的了﹔二來感覺上好像太多話了吧,特別是Hins和嘉賓們的對話,很多都是炒作廢話居多,作為一個非粉,感覺上就好像是將娛樂版和八掛週刊聲音化而已﹔三來唱遇見神和Blessing時好像太多聖經金句了吧,感覺上像去了佈道大會多點﹔四來......對不起Hins跳舞真的是乏善足陳,跳起來就像脊骨鑲了鋼板一樣﹔大佬啊,太瘦而無pat的人在扭pat,詭異至極啊。

還有就是,那個手指電筒可不可以堅強一點!我只不過是拉扯了那條橡筋一下就玩完了,才亮了燈一下就拜拜了,雖然是一晚貨仔但總不成是如斯質素吧?!

===============我是貪吃的分隔線===============
究竟貪吃的人貪吃了甚麼於是遲到呢?


不就是宇治金時囉。這個刨冰的紅豆真的非常澎湃,再混著微甘的抹茶刨冰,再加上白玉糰子和雪米糍,好吃啊~

4 comments:

blue said...

>>大佬啊,太瘦而無pat的人在扭pat,詭異至極啊。

咪就係囉...

你係咪想打佈道大會?

Domotoiceko said...

啦啦啦,張粉又來插科大渾了~

自彈自唱那首是《過雲雨》啊,雖然我覺得叫《春夏秋冬》較好…哈哈…啦啦啦,收錄的唱片就真係叫《春夏秋冬》囉…

睇番大家的評論,第一場表演真係麻麻地,第二場看來時適應多了,跳舞既野就真係…我坐前面成日對住佢老哥個背脊…個pat…確是有點令人不安…卡卡…

Rice said...

冰大果然係粉~
其實我又覺得唔駛太介懷既,第一場真係麻麻地,不過都above average,之後改善下就好,完全冇相反意見其實都幾驚
個pat...請容許我講一句,係極度不安:p

李小球 said...

blue: 咁扭pat個重點都係在於個pat度o者......冇pat又何來扭pat呢?
哈,錯神上身,已改~ 謝提點~

張粉冰:都話我唔係忠粉架啦......呢首歌我永世都搞錯歌名的。
其實我好羨慕你睇第二場架......

飯飯:我一向都話我係非粉架啦~
呵呵,果然......佢個pat都真係幾......嘿囉